ARES

查看个人介绍

【BTS-果珍果】極光

現實向,第三次去北歐是我腦補的,莫驚慌。

正文- - - - - - - - - - - - - - - - - -


同樣的事情從金泰亨轉到了金碩珍身上。


這一年的冬天,金碩珍因為參與新劇的關係沒有同一時間和其他人一起到北歐,預估飛機得要晚兩天才能到。


再次來到北歐大家都覺得不真實,明明上一次就抱著可能是最後一次來的心情,殊不知事隔幾年又來到了這裡。

緣分不淺啊,眾人心想。


其實早在他們飛往北歐之前,金碩珍就有好一段時間不能常和大家在一起,宿舍也有一兩個月沒回去了。閔玧其的室友原本就不多話,如今不在的這幾天,他還算能適應,但金碩珍的床位並沒有就這樣空著。


「你又來我房間睡幹嘛?」閔玧其看著他熟門熟路地進來,連枕頭被子都沒帶,爬上金碩珍的床拉上棉被,把整個人裹得像餃子。


田柾國已經連續兩週睡在這裡了,但因為反常地安份,閔玧其也沒趕他走。

他們家老么愛在宿舍到處睡是連阿米們都知道的事情,哥哥們也司空見慣。平時金碩珍在時,他就常跑來挨著他大哥睡,有時玩得太開太吵,還會兩個人一起被閔玧其攆出去。

而這幾日金碩珍不在,他倒是更頻繁來報到。


下午時他和金碩珍通過電話,對方正在濟州拍攝,天氣和首爾截然不同,他的語氣很開朗:「哥今天的狀態特別好呢!導演說晚上要幫大家加菜,有羊肉串喔!國兒你不在真是太可惜啦!」田柾國笑了笑,若有所思地開口:「哥,你⋯⋯這幾天睡得好嗎?」

「嗯⋯⋯雖然沒有宿舍睡的習慣,但還算可以,而且沒有電腦能玩遊戲,早早就睡了哈哈哈哈!」

「⋯⋯嗯,那就好,哥今天也早點休息喔,明天不是要拍到很晚嗎?」

「對啊,你也別打遊戲打太晚啊!」


田柾國把手伸出被窩抓來手機,看著金碩珍稍早傳給他海邊的照片,他在沙地上畫了一個肢體詭異的小人,旁邊寫著JK,

「像吧?」

圖片下附著這樣的文字。


「玧其哥。」悶悶的聲音從被窩傳出來

「嗯?」

「珍哥有沒有傳今天他在海邊的照片給你啊?」

「沒。」

「⋯⋯這樣啊。」


沒頭沒尾的問話隨便地結束,閔玧其也懶得問他小子又在想什麼。


放下手機把頭鑽回去,田柾國大口呼吸被窩裡的空氣,


那是金碩珍身上的味道。

混著一點點他愛用的香水味,更多的是沐浴乳洗髮精和他身上的氣味融合在一起的特殊香味。他大力地呼吸直到嗅覺漸漸疲憊、腦袋因為過度換氣而缺氧。


珍哥是只有傳照片給我的吧?

他想知道,卻又不是這麼想去探究清楚。



北國的冬天冷洌非常,進入永夜期的空曠郊區刮著刺骨的寒風,凍得讓人鼻子失去知覺。

田柾國手裡捧著熱可可,他們跑到飯店附近的河邊,想在今晚碰碰運氣等待傳說中的極光。

多數人待在車子裡,不想忍受大自然這樣的虐待,然而田柾國不知所以地不想和大夥兒窩在一塊,他走到視野最開闊的一處,讓溫度使全身感官麻木。


冬天特別容易讓人覺得孤單,是一種體感影響心理的狀態,他覺得全身上下就快要僵硬凍結,心裡一條巨大的峽谷被寒風灌滿,喧囂巨響,卻空洞得讓人害怕。


這時腦中突然閃過許多曾經聽過的歌,特別是關於寂寞的描述,但他卻覺得沒有一條足以描述他現在的焦慮、空虛,他甚至不知道這樣的感覺算不算得上悲傷的一種,他只知道他眼中的風景裡缺了那麼一個人,而這讓所有景物都無法完美。


「啊!!看到了!綠色的!」金泰亨打開車門跑出來,尾隨的是朴智旻跟金南俊,看著天空正要開始的光影奇蹟嘖嘖稱奇。

起初是黃綠色的流光浮動,然後像是被風撩動的布簾,時亮時暗,漸漸地開始有了些別的顏色,相互交織著在無邊無際的上空,震懾人心。

那麼一瞬間田柾國張開了口卻說不出任何字,一記重擊砸在他心頭,換來聲聲迴盪的空洞迴響,狂風呼嘯,而極光的簾幕輕擺如春天的微風,讓他想起那個人。他覺得眼框有點冰冷。



——哥,我想你。


你什麼時候能來?你在哪裡了?我想抱抱你,我想看看你,我想握著你的手站在這裡,我想要你在我身邊。


極光越發燦爛,瞳孔放大之後入光亮越來越多,伴著其上的點點繁星,每一次變幻都令人屏息。


——哥,你想我嗎?


究竟是為什麼胸口會如此難受,他覺得極光的美麗一針針地戳刺著他的軀殼,流出藏匿不住的寂寞與思念。

強烈的心情震盪讓他忽略了不遠處哥哥們的驚呼。


田柾國閉上眼睛,他覺得想回車裡了。


他轉過身,卻撞上了另一個人。



「哇啊!這麼漂亮!柾國你選的位置真好,不過挪威真的好冷啊!」


田柾國愣著看著眼前滿臉驚喜的人,他漂亮的眼裡映著璀璨的夜空,他感覺得到他身上的熱氣。

縱然自己全身冰的發麻,心頭卻猛烈跳著,由腦袋開始加溫。


他動了動僵直的手臂,向前抱住金碩珍。

厚厚的羽絨衣是新的,聞不到他的味道,他再把臉蹭向他的頸脖,冰凍的鼻子被他身體的熱氣加溫後,便能聞到味道了。


那是他每天晚上都依賴的味道。

這是他每天每夜都想著的人。


金碩珍頓了頓也回抱,「柾國你好冰啊!快進車子裡吧!」

田柾國搖搖頭,把手臂抱得更緊。

「那好吧,你就陪我在這裡看。」把下巴輕輕靠上田柾國低著的腦袋,緊貼彼此呼吸起伏的胸膛。


「哥,你想我嗎?」


金碩珍把弟弟的手放進自己的口袋,捧起對方的臉,用鼻子輕輕摩娑對方的,鼻息輕拂彼此的唇瓣,

「當然。」


極光映上這年冬天的第一個吻。


评论
热度(29)
 
©AR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