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S

查看个人介绍

【BTS-果珍果】地獄犬(2)

第一篇看完能接受這調性的話再來看第二篇吧。


正文- - - - - - - - - - - - - - - 


說到佔有慾,田柾國的表現只能說是明顯到無以復加。

其實早在上位前擔任幹部的時間裡,人們對這個疾速上攀的小子評價紛亂,有人說他實力驚人,也有人覺得他大概有某種後台,但在各種言論之中,有一個特別耐人尋味的評價——金碩珍的看門狗。

那時田柾國黏他黏得特緊,上一秒你看見金碩珍,下一秒就會再竄出一顆毛茸茸的頭,屢試不爽。


然而要說他們之間的關係是這樣巨大的單箭頭,也不正確,起初或許是從這樣開始的,但金碩珍對這個小他五歲的毛小子確實抱著不平常的興致。對集權勢、手段及容貌於一身的首領,對他抱有憧憬的新人不會只有田柾國一個,以往面對所有追求者,金碩珍都是春風拂面打太極,心情好時給點回應,卻從沒有真正給予更多交流,維持著一些若有似無的情感聯繫不外乎是編織錯綜複雜的人際網,必要的小伎倆。

他心事埋得深,舉止卻又大膽顯眼,看似無章法的舉止讓人難以捉摸。


直到田柾國出現在他的身邊。


田柾國的腦袋好似他的眼神,清澈而認真,言談卻舉重若輕。金碩珍變幻莫測的外現行為時間一久,在他眼中都成了多餘的裝飾品,他覺得自己能感受到,在這些混亂而浮誇的演出之下,是一個充滿不安的人。

他在某個淺眠的晚上看過金碩珍獨自站在窗台邊的背影,那個被睡袍包圍的身體,比他想像的還要單薄。他甚至漸漸開始相信,這個男人並不是迷戀權勢,而是渴求一種踏實的、抓得住的什麼,永遠不會背叛自己的什麼。


金碩珍覺得全身的防禦都像被田柾國穿透,他下意識地想迴避他的眼神——這個孩子太危險。

他那時候是這麼想的。

他能精準地掌握他眼裡的脆弱、能抓到他刻意隱藏的喜悅、能發現他笑容底下的怒意。

「珍哥有什麼煩惱嗎?」他拉著他悄悄地問,在眾人狂歡的派對上,金碩珍要走去陽台透氣的前一刻。

「珍哥是喜歡的吧?」金碩珍生日那天他不顧眾人的嘲笑,送了一隻粉紅色的小熊,縱使當下壽星面色平淡,只說了聲謝謝,但他知道他喜歡。

還有一次,一個狂妄的傢伙當著眾人暗示著金碩珍不知道是爬過多少人的床才坐上現在的位置,台下的金碩珍只是啜了口紅酒,從容地笑了。然而在那傢伙走下台階之後,一個拳頭扎扎實實地砸在那張臉上。


事後田柾國當然逃不過對方在場外的報復,雖然滿身是傷,對方五六人卻也沒得便宜。朴智旻幫他請了一天假在宿舍休息,晚上金碩珍帶著宵夜去看他。

「傷好了點嗎?」除了這句,金碩珍沒有多說些什麼,他知道更多裝飾的言詞在他面前是多餘的,而說多了,只會留下更多線索給他。床上埋頭吃麵的孩子抬起頭盯著他點頭,「那珍哥呢?」

他不知道田柾國感受到了哪些,也不知道自己對這句話理解了什麼,但他也輕輕點了頭。

他第一次這麼想要擁抱一個人,但他沒這麼做。


而一雙臂膀就繞了上來,輕輕地,卻是難以言喻的厚實感。田柾國在他能反應之前先鬆開了,他們四目相望。

好久了,上一次這樣毫無防備,


是什麼時候了呢?


心臟漏跳的感覺令他覺得不安,卻又深深上癮。他最害怕的事,以及最渴望的事,都在田柾國身上找到了。


评论
热度(11)
 
©AR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