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S

查看个人介绍

救贖【The Maze Runner-The Scorch Trial/Thominho】

青草的味道夾在微風裡,一個翻身,魚肚白的天空滲進薄薄的眼皮,他覺得渾身酥麻而不真實,肌肉舒坦地放鬆著,但心緊著。

是什麼壓在呼吸上,讓微涼的早晨變得寒冷?

霎時間回憶湧進腦中,是砍著柴火的大家,是走進林中的Thomas,然後是狂奔而出的Thomas還有Ben。


對,是Ben。


他中毒了,他快不行了,他將要離開幽地,他哭著,他在籠子裡握著自己的手,而自己卻一句話都沒有說。

他閉上眼睛希望一切都只是一場夢,沒有人中毒,沒有人失去理智,沒有人會被拋棄,他們能繼續在迷宮中奔跑,能在夜晚看著星星吃著偷藏起來的麥餅。


然後是一聲淒厲的吼叫,一箭粉碎他的希望,他的心刺痛得無比真實。


Ben從竹籠中被拉出來,靜默的傍晚像池不起波瀾的水,錐心刺骨的嘶吼殘酷地染紅了水面,驚心動魄。

他看見了Ben,而不敢再看第二遍,他的眼淚滾燙地被關在眼瞼之下,腦中是閃爍的跑馬燈,是他們第一次進到迷宮,是他們一起被Alby關進籠子反省,是Ben替他揍了Gally一拳。

「Minho——!我會好起來的!別把我丟出去!拜託!拜託——!」

內疚、罪惡、不捨、悲痛彼此攪和成了駭人的毒針,一針刺穿他的心,毒液在擴散,鼻腔酸苦,眼框熱辣,這是他最後一次看見Ben的臉,但卻如此希望自己能不要看見。恐懼猶如漸漸關閉的大門,碾壓著Minho的心,Ben終於跑向迷宮,哭喊著,他的聲音越來越小,只剩一條細縫——


「Minho——!!」


他彈坐而起,呼吸紊亂,冷汗和著風沙灰塵黏在臉頰,心跳像沒有節奏的大鼓猛地亂敲。一隻溫暖的手搭上他的肩膀,仰頸向左是雙被火光擦亮的棕色眼珠,「嘿,你還好嗎?作惡夢嗎?」


方才的夢境突然被刷淡,但Ben的眼神與聲音還在腦中迴盪,他覺得眼框熱燙,伸手一摸,「……我……哭了?」


點點頭,Thomas靠在他身旁坐下,「沒事了,只是夢而已。」

不,這不是夢。Minho深吸一口氣,感覺心跳慢慢減速,看著零星的星點,猶豫了一下,他開口:「你還記得Ben嗎?」

看著火堆,Thomas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他比我晚一個月被送進來,那時大家都笑他是傻子,腦袋不靈光。」苦澀的笑意勾起嘴角,Thomas轉過來看著,抿起嘴唇。

「雖然屋子建得不上手,但這小子跑得很快,被那時候的隊長看中,招攬成為Runners。」

「那你呢?」Minho回望開口提問的男孩,用一個故作嚴肅的表情回答:「我早因為不合群被Alby丟進去了。」

兩人相視而笑,但很快的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又陷入靜默。再一次開口,Minho的臉變得柔和,「那傻子救過我一次,我欠著他。」語尾漸漸顫抖,他把臉埋進雙臂,「……然後是我將他逼進迷宮,是我,他冒著性命救了我而我是這樣對待他的!」

哽咽的鼻音悶在布料裡,Thomas靜靜望著難得脆弱的男孩,想起那個傍晚,Minho看著迷宮大門的神情。他伸手輕拍他的背,感受到他的顫抖,他只是慢慢的撫慰著,只是靜靜地看著,看著那總是奔跑在他眼前的堅強背影崩塌碎裂。

「我感到很抱歉……。」他曾經是那個坐在螢幕前看著這一切發生的人,他該道歉,他該負起責任,他該……


「……Thomas,記得那時我在廢棄賣場裡跟你說的話嗎?」聲音從臂膀中傳出。「嗯,記得。」「我不想回去那裡,即使死在外頭,我也不想。」一時間Thomas腦中浮現Minho虛弱的、被病毒吞噬的模樣,他覺得呼吸困難,他不要這種事發生。

「要是我被感染了,Thomas,答應我,請別讓我變成Crank。」


Winston的話和那聲槍響滲進他的意識中,「照顧好他們。」

然後那張臉被Minho的漸漸代替……

他大力搖頭,「不,你不會被感染的,你不會!」

他不要,他的手鑽進Minho繞在手臂外的手掌緊緊握住,另一股暖流傳進心臟,讓他感受到安心的溫度。

Minho笑了,「Thomas,自由的代價很大,也很痛,」他握緊Thomas的手「在知道逃不出去的一年後,我依舊無法甘心地留在幽地,我就是無法接受這樣被圈養的日子,沒有回憶,沒有目標,沒有未來。」

「然而自由很危險,他帶走了我好多個夥伴。不過那些在迷宮中探索的日子讓我感覺像個真正的人般活著,充滿未知,充滿希望。」Alby和Ben相伴的身影又浮現在腦海中,剛擦乾的眼淚又像要翻騰而出,「但當希望被消滅時,絕望的感受像是要鋪天蓋地將我吞噬……我想過就這樣一了百了,然後……然後,是你。」

看著Thomas瞪大的眼睛,「是你給了我希望。」

「我?」又是那張可愛的表情,Minho看著看著不自覺的笑了,笑得很溫柔,像溫暖了寒沙的火光。

「那天我沒有丟下Alby,我沒有勇氣也不能再丟下任何夥伴了,是我身為隊長無能保護他們,我應該陪著他們消失在迷宮中。」Minho用盡全身力氣拖著Alby前進的樣子歷歷在目,Chuck的呼喊聲,Newt的眼神……Thomas記得過分清晰。

「而你這蠢蛋就這樣擠進了迷宮的門。」他們對望著,Thomas的臉像那時候一樣無措,但臉頰漸漸發燙,因為Minho望著他的眼神,像日落時分的幽地,眷戀著石壁不肯離去的夕照,曬得他發燙,他想放開手,卻被緊緊抓住。

「我懦弱地拋下了你們,而你卻沒有放棄Alby,傻到不行,卻超級帶種。」兩個人噗哧地一起笑了出來,那個駭人的夜晚如今想起卻讓人異常懷念。


夜還深著。


「Thomas……」「嗯?」

「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丟下你,請你……」

請你千萬別離開我。


鬆開Thomas的手,Minho的表情避開火光沒入了黑夜。他沒有資格要求他們拯救這樣的自己,這麼懦弱的自己不值得其他人的同情,但他是如此害怕孤獨,失去回憶又失去夥伴等於是一無所有,他恨WICKED,更恨自己的沒用。

「嘿,Minho。」耳邊響起Thomas的聲音,有點近,一個回頭他撞上柔軟的觸感。

Minho的腦筋陷入空白,Thomas的長睫毛掃過他的鼻樑,他不敢呼吸,時間像是靜止了。

Thomas退開一些,焦糖色的大眼睛離自己有點近,映著火焰的眼珠有點不確定、有點慌張,但卻很熾熱。

用唇齒間極輕的音量將氣息送進他嘴裡,「我不會扔下你的,我不會。」


那感覺很奇怪,四肢有點發冷,但心臟燙得像燒起來,有點暈眩,卻止不住笑意。他伸出手扣住Thomas的後頸,向自己帶,再次撞上他的雙唇,這次他緊緊地咬著、蹭著、摩挲著,一側的臉頰被火烤得更燙,另一側則被對方的手心溫暖著。


像是請求救贖一樣,他將自己的所有獻給他,他知道自由的甜美與苦澀,希望的溫暖與殘酷。

但如果是他,他願意和命運賭一把。

因為他們相信,因為他們停不下來。


评论(4)
热度(34)
 
©ARES | Powered by LOFTER